「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とをなりけりや,ふるべ,ゆらゆらとふるべ行け!鴉!」
「解除。」
「鴉,參上。」


為什麼取這個標題,一下子也說不上來。
大概只是希望自己能夠有這樣的氣魄吧,因為最近心煩的事還不少。
真想像影片中的鴉一樣,咻一下就衝出去或是拔出刀來把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擋住再一刀斬掉。

可惜這是卡通,我也不是鴉
 
今天是美國的國慶日,晚上要帶老婆去看看煙火。
不過聽說跟台灣的國慶煙火或是101煙火似乎是有那麼一段差距。
純粹是享受一下氣氛而已,只是話說我們也不是美國人,就當湊個熱鬧吧。
 
我這好像也太久沒更新Blog了吧。
不過實在是沒法子,前一陣子實在比較操。
當然也不盡然全是日夜工作之類的,王建民也看了,老闆還請我們全公司去唱歌呢,科科。
 
還是蠻操的,起碼我覺得
在這待一年所學到的東西,可以抵過在台灣待三年所練的功力。
說實在的,壓力大不大哦,真的還蠻大的。
我在台灣工作了三年,到了這裡,變得像是剛畢業沒有工作經驗一樣。
 
很多EDA不是沒碰過,有些程式也不是完全沒寫過。
但就是還不到人家要求的標準,功力在那裡一下就被看穿了 Orz
這裡並不是可以靠嘴砲生存的地方,嘴砲亂打遇到高手都會出事的 ()
 
不過,我還是很煩惱,唉。
我覺得到了這裡,所承受的或者是背負的東西,比在台灣大了很多很多。
工作上,我一直擔心自己是不是對公司的貢獻不夠,不是不為也,而是不能也
總之,「心有餘而力不足」這種話,我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感受這麼深刻。
 
這麼舉例吧,我並不是一個禁不起操的人。
可是當我遇到一個問題的時候,自己在那邊想不通。
結果老闆只是過來瞄個一眼,提點一下,就解掉了。
這時候我就會覺得自己怎麼那麼笨,居然沒想到,我應該可以想到的啊,類似這樣的情況。
 
昨天晚上又跟老闆在debug,看了一晚的waveform,終於老闆也覺得沒解了。
可是我真的希望自己的腦袋可以冒出個燈泡,然後找到破解的方式。
 
可是並沒有,回到家我只想把腦袋放空
 
現在,台灣總公司又在轉型,美西辦公室這邊的定位似乎又不明朗起來。
我並不擔心是不是有天突然我們得關燈打包回台灣去。
說穿了,是我自己對人對事總是習慣push to limit
現在生活中突然多了很多不可控制因素,我很不習慣,所以覺得心很累。
 
當初,來美國的遠大夢想,在經過半年以後,我發現要實行並不如想像中容易。
我只能很用力很用力的希望自己能夠一口氣撐過去,然後去做到自己該做的事。
 
前一陣子,跟老婆又有點小紛爭,說起來可笑。
原因,居然是我不知道丟到那裡去的舊情人照片跟過去的mail所引發的。
說真的,我不知道事情到底算不算真正的解決了,她把多少話還放在心裡沒說。
可我不知怎麼問,也不該問。
我只希望這一切都會過去,因為我們是要攜手走過這一生的夫妻。
我相信現在的我們,有些事,真是緣份所註定的。
 
我自己,也真的是不願意再回首去看那一段感情了。
我承認經過那一段的事,讓我對感情的看法變了很多,對我,是種成長。
但由於過程太過慘烈,所以我早已將之拋諸腦後。
我只想將我所學到的,用在我太太身上。
 
所以我說老婆,別再提了,很幹的事被拿出來講,這其實不是我懷念她。
那是惱羞啊….
就像是一個長年考一百分的學生突然有次考了0分。
他很想把這段往事塵封起來,最好知道的人愈少愈好。
結果某天被自己的太太挖出來了,
還一直問:「你那時候為什麼會考零分啊? 為什麼啊? 請問你當時怎麼想的?
 
那真的很下敢幹。
 
 
加油加油,有時候真想告訴自己放鬆一點。
可是每當握上方向盤時,腦子裡就會劈哩啪拉跑出很多事。
希望自己能開心一點,試著找回自己心中過去的熱血吧。
 
「斬破眼前的黑暗,破除心中的陰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ladenclair 的頭像
bladenclair

FireBlade & Clair's ADVENTURE

bladencla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